Day 1:初识

Day 1:初识

十一月 19, 2018

直到飞机从浦东机场起飞的时候,我才睡眼朦胧地意识到自己已经踏上了去日本的旅程。促使我醒过来的是东海上方那不知名的一股气流,搅得我胃里七荤八素,所幸最终还是没有弄脏机舱地板。国航的餐食历来饱受诟病,但是今天提供的所谓“鸡肉面”倒是蛮合我的胃口,我周围的人应该也这么认为——坐在我斜侧身后的那一对戴着头巾的印度朋友除外,他们要了猪肉饭——或许这不违反印度教的教规吧。

飞机落地之后就是卫生检疫与海关以及税务部门的检查,一路“阿里嘎多”过来,十分顺利。然后就去办JR PASS 7日的票以及从成田到市中心的Skyliner,谷歌上有台湾同胞善意提醒排队人超多,极有可能浪费掉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但是今天看来我运气足够好,两个窗口跑完,我还赶得上两点二十那趟往上野的班车。

Skyliner一路速度很快,我本打算在车上打个盹,结果论坛w叔联系我问我能不能给lee总带个Switch回来作锦鲤的奖品,我当然乐意而为(只是可怜了老T,我最多只带的回来一台……)。于是从日暮里下车,先往巢鸭的酒店放行李,然后再转乘山手线去秋叶原。在从酒店去往JR站的路上,我看到了一群正在踢球的小朋友。我驻足看了十分钟,脑海里想了足够多针对中国足协的詈词,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羡慕的要死。

东京的天黑的飞快,从秋叶原出来的时候还不到五点半,就基本上黑透了,当然这可能也跟下着小雨有关系。先去Laox问店员有没有Nintendo Switch,店员摇头木讷的表情让我感觉和我对话的是一个机器人。之后转道Bic Camera,购物体验上升了一个极大的档次,除了对话依旧是“阿里嘎多”“斯米马塞”和“Can you speak English”之外没有太多的槽点。钞票挥霍完,重新打道回府,返回酒店。

这家酒店有个规定,出门的时候钥匙需要上交柜台(毕竟用的不是房卡,这个倒也可以理解),结果今天去前台的时候我找帅气的日本小哥哥要房间钥匙,决定秀一把自己的五十音图水平,用并不标准的日语念出了自己的房间号。小哥哥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然后叽里哇啦说了一堆。

我:(微笑)

小哥哥愣了三秒钟,把钥匙递了过来:

“Here you are.”

网上说巢鸭是老年人的聚居地,或许是因为我住的离JR站太近,没有去深入体会这个社区的魅力所在,我所看到的巢鸭就是忙碌,忙碌,以及忙碌。日本人在赶路的时候不怎么看手机,这是我觉得他们和国内上班族最大的不同。当然了,这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我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东京塔的方向。

从巢鸭坐都营三田线到御成门,下来之后就能看到东京塔的倩影,然而走过去也需要十分钟的路程。排队上塔的人并不多,还是以外国人为主,我也随大流买了一张去最高层(Top Deck)的票。我脑海中都能想象得到,站在东京视野最好的地方俯瞰全城,给我带来的震撼与感动。

结果有没有感动到我我自己都不清楚,但是我真的哭了。

没错,顶楼的东京塔只能看到如图所示的钢丝网以及钢丝网外的日本首都的夜景。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就是被监狱长法外开恩带出来放风的囚徒。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在买票的时候小姐姐似乎有提醒我楼顶层正在装修,但很显然,我并没有把这个叮嘱当回事……

但是中层展望台的景色还是很美的,尽管隔着玻璃多少都能透出来塔内来来往往的人流,但至少能看得清彩虹大桥、新大谷酒店、以及在蒙蒙细雨中若隐若现的东京晴空树……

从东京塔下来已经七点多了,于是又转道去新宿。有人说新宿站的地下像是迷宫,而破解迷宫的最好办法就是走到地面上去。平常来看这或许是个可行的建议,但在雨天这简直是个馊的不能再馊的馊主意,我活活淋了十分钟才在谷歌地图的帮助下找到歌舞伎町在哪。

这一切都是该死的新宿站的错,和我路痴没关系。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一个正直、专一、矢志不渝的人,我来这里绝对不是找什么“风俗店”的——我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好吗——我只是来找个地方填肚子而已。最后,选了一家在Gurunavi上颇受好评的寿司店。

中文菜单,日本店员,全程英语沟通,这个略为诡异的画面效果倒是很好。坐在前台的位置,还能直接观看到日本寿司师傅运斤成风的大手笔,边上的西班牙小哥哥一直喊着“Bravo”,结果寿司端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差点没被芥末呛死——当然我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吃到了心心念念的天妇罗,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

吃完东西,该逛的也逛的差不多了,于是从寿司店起身回宾馆。结果路越走越奇怪,两边站满了留着杀马特发型、抽着细长香烟、眼神涣散而迷离的日本小哥哥。抬头看了一眼招牌,心说坏事,去到不该去的地方了……

想着此地不宜久留,我都没敢往新宿站方向跑,最后奔着新大久保上了车,冒着雨回到宾馆。前台这次换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我决定再秀一把自己的五十音图水平,用依旧并不标准的日语念出了自己的房间号。小姐姐同样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然后叽里哇啦说了一堆。

我:(微笑)

小姐姐愣了三秒钟,把钥匙递了过来:

“Here you are.”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1. Jianrry说道:

    hahha,看到最后噗的一声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