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Day 3:遇见

【2018】Day 3:遇见

十一月 21, 2018

长期不锻炼的后果就是在昨天暴走三万步后,今天清晨起床的时候腿疼到发软,整个人差点都想卧床一天了。不过想到难得来一趟,还是硬着头皮出了门。今天的旅途计划很简单:富士山。

从巢鸭出发搭乘山手线到新宿,然后转乘前往大月的特急,后者是东京市内通过铁路前往富士山的必经之路。富士山旅游局推出了众多的优惠套票可供游客们选择,我先前在做功课时被“富士急行线单程巴士全线卡奇卡奇山缆车单线”之类的表述搅和的头昏脑胀,感觉像是回到了重庆南站北广场与龙头寺汽车站组成的地上迷宫。但事实证明我是杞人忧天,富士急行线的售票处安排了中文导购,把套票选择的问题简化成了“第一种还是第二种?第三种太复杂了抱歉我不知道”,极大的节省了时间成本。我选了富士急行线和巴士全线的套票,之后交了400円的特急费用,踏上了前往富士山麓的特急列车。

日本这几天的天气十分给面子,昨天还是云山雾罩的富士山今天变得极其清晰。列车在富士山站七拐八扭,最后到达了终点站河口湖。我原计划搭乘红色公交班车去河口湖畔消磨一下时间,但一眼望不到边的排队人群直接将我逼退,于是改变计划,先搭绿色班车去富士御室浅间神社去收集御朱印。

其实这家神社没有什么特别不同寻常的地方(能看到富士山全貌或许算一个?),但这次去正好赶上了宫司做祈祷,也算不虚此行。回到河口湖已经是中午,于是步行去之前就已经被台湾小姐姐强烈安利过多次的五郎八吃午饭。

五郎八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本餐厅,夫妻店,虽然店面很小,但是味道绝对不会让人失望。我要了一份牛肉寿喜烧,吃到最后我试着模仿日本人的做法,潇洒地向后厨喊出:“すみません、お会計します!”

老板娘从后厨跑出来,拿着计算器告诉我价钱——阿拉伯数字都能看懂,全程阿里嘎多就可以了——然后老板娘回去拿零钱,之后笑嘻嘻地拿了一张富士山的海报出来,递给我。

我一脸懵逼:这是让我举着海报拍张照吗?

老板娘说了一大段日语,突然发现我双目无神的样子,估计是发现我是个假日本人,于是改用并不标准的英语,边比划边说:“Present.”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是送给我的餐后礼物。赶紧双手接过来收下,边鞠躬边不停的说阿里嘎多阿里嘎多,老板夫妻估计看着都觉得滑稽,一直笑着迎送我出了店门。

这么看来,我还是蛮受中年妇女喜爱的。我自恋地想。

尽管已至午后,红色班车的人依旧很多,但是我已经做出了别的选择。车子停在河口湖风光最美的“音乐之森”,但我没有去欣赏山光水色,而是沿着谷歌告诉我的道路,往一个并没有标注在旅游线路上的景点进发。

那里,叫做河口浅间神社。河口浅间神社是富士山最古老的神社之一,迄今已有千年历史。去那里,才能感受到在富士山自然风光下隐藏的历史积淀。

但是在积淀之前,我迷路了。

谷歌给我指的路径直通往一个山洞,隔着老远我就觉得里面有一群有些日子没开荤的吸血蝙蝠正在磨牙吮血,而且这种浑身鸡皮疙瘩的感觉越近就越强烈。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去问旁边的路人阿姨,指着谷歌地图上的英语问,这个叫做Kawaguchiko Asama的地方到底在哪里。阿姨很热心地告诉我道路,可惜我还是一句话都听不懂。逼不得已我只好打开了翻译软件,才明白她是让我径直走到前面有信号灯的地方再右拐就到了。我被她的好心肠感动了,鞠躬说道:“阿里嘎多够杂一马斯!”

阿姨赶忙回礼:“不用谢!”

我:“???”

阿姨用手指比划:“中国语,一点点,一点点。”

在浅间神社简单参拜,求了御朱印,抽了一个“小吉”的签,我就沿着另外一条线路往主干道上走。这是我临时做出的决定:反正都是大路,说不定前面别有洞天呢。

完美的决定。

走了约莫十分钟,我来到了可以称得上富士山最美的地方。再多的语言也形容不了我当时的感受,简单放张图吧。

回程的时间定在了天黑之后,约莫在八点钟到了新宿。从来没有逛过药妆店的我实在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走进了狭小的松本清店。店里都是操着全国各地口音的中国人,让人恍惚之间以为回到了大唐盛世。一名日本顾客在后面怯怯地碰了碰身前上海阿姨的肩膀,轻声细语地呢喃着说:“すみません、としてください……”

上海阿姨一回头,愉悦地说道:“不好意思,能说中文吗?”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