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Day 5:朝圣

【2018】Day 5:朝圣

十一月 23, 2018

标题说的当然不是我,而是成千上万的日本人。今天是日本的劳动感谢祭,也就是俗称的劳动节,适逢周末,于是就形成了一个三天的小长假。放假了总要携家带口呼朋唤友出去走走,今天在路上看到的柴犬和秋田都比前几天要多。所以今天的交通一定十分拥挤,景点也会人满为患——这些问题,我都是考虑过的。

也正是因此,我7点不到就出了门,赶早班新干线去京都。早上的Hikari号人烟稀少,我据此判断应该不会有什么人会在今天去到日本古都城。等到了伏见稻荷大社,我更相信我的看法是正确的:尽管人头攒动,但远远谈不上“多”,而且有相当一部分比例是外国人。即便是历来被日本人抱怨想拍一张没有人的照片都不可能的千本鸟居,人也比想象中要少很多。

从千本鸟居上山,途中会经过多个神社,而且不用走回头路,全程下来预计需要两到三个小时。如果是年轻时候的我这个时候早就一鼓作气往稻荷山山顶爬了,但是今天,我拖着沉重的双腿,从这里回到了正殿。与御朱印相比,还是命更重要一点。

山上的御朱印盖不到,山下的总不能错过。排了十几分钟队,盖完朱印的时间约莫八点二十,我想着时间还早,于是往刚才经过的东福寺方向移动。这也是京都一个著名的寺庙,那里的红叶十分出名——当然,我的目的还是为了御朱印。

结果我对京都人流密集程度的预估被现实狠狠打了脸。从东福寺站地铁口爬出来,面前赫然就是准备进寺的长队,保守估计也得有一公里长。更要命的是,我本来想放弃这个景点,但是根本连从队伍中脱离开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我一路嘟嘟囔囔自己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一直到拐进寺庙的正门,一抬头,我愣住了。

没错,就是红叶,和东京六义园夜里零落的几片红枫相比,东福寺里成群的红叶在你面前恣意飘摇,仿佛让人看见了鲜活的生命、沸腾的血液、以及触底反弹的中国股市。这简直是对我排了长久的队最大的安慰和惊喜。

但是惊喜之所以能称之为“惊喜”,主要在于这个“惊”。“惊”劲过了,再喜也没有什么用。红叶固然很美,但让你盯着这些不会说话的植物一两个小时,谁也受不了。但再愤懑也没有用,因为狭窄的石板路早就被赏枫的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进退两难之际,只能在红叶的包围之中漫无目的地拍照——这已经算是最大的消遣了。

从队伍里挣扎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半,朱印所的工作人员也无奈的解释因为人实在太多,他们只能用印制好的朱印作为替代品。无可奈何的我只好收下,转身飞奔向八坂神社。终于,在十点前五分,我抵达了目的地。

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今天是“新嘗祭”的日子。日本的神社每年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祭典,而其中新嘗祭就是秋季最大祭典之一。其实每个神社都会在这一天举办类似的祭典,但八坂神社人流量最少,祭典仪式感却很强,是最好的感受日本文化的地方。

祭典持续时间不短,站的腿酸的我实在没有力气把它看完。也算是到此一游了之后,我转道前往离这里不远的清水寺。

离这里不远?那是地图上告诉你的直线距离。

总之我是没有坚持到清水寺,我在附近的天龙寺里转悠了几分钟就没忍住去吃午饭了。大快朵颐之后,我决定放弃清水寺(人太多而且那个阶梯我实在没有勇气去爬了),去岚山看看仓木麻衣歌里唱到的“渡月桥”。

就这个?

我觉得我还是太年轻了。据说某位日本的上皇,有一天在散步时看到了月光从桥上倾泻而下的场景,就吟了一句“宛如明月划夜空”,这便是这座桥的名字由来。但是,我今天看到的就是一座满是人人人人人的普通水泥桥而已……

渡月桥再往前走一段路程,就是著名的嵯峨野竹林以及隐藏在竹林之间的野宫神社。但是在国内竹林看多了,加上汹涌的人潮,让我根本没有了看《卧虎藏龙》的兴致……

最后一站我定在了平安神宫。从京都地铁东山站出来,原本步行10分钟左右也就能到了,但我不太想动,于是决定坐一站公交车直接到神社门口。车上人很多,我从后门上车,想着只坐一站,我就先挤到了前门。

我又一次错误地估计了京都的交通情况。二十分钟过去了,车和我都还没有挪窝。

我哭丧着脸,按响了下车铃。司机打开前门,看着这个刚上车又要在同一站下车的弱智,满腹狐疑。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