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Day 6:花火

【2018】Day 6:花火

十一月 24, 2018

今天的关西异常的冷。因为安排的景点相对来说是这几天最稀缺的,我也就理所当然地睡到了7点半才姗姗起床。昨天做梦梦到我中了一百万——尽管是日元——但也多少值点钱,可就在我纠结怎么花的时候,没眼色的闹铃就响了。于是只好先从梦境中抽离出来,出门登上前往名古屋的新干线。

从东京出发,经过昨天走到浑身酸痛的京都,就来到了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名古屋的景点屈指可数,作为旅游城市来说,它在中国游客心目中的地位可能还不如有熊本熊部长坐镇的熊本城——但这对我并无妨碍。对我来说,名古屋也一样有属于它的魅力。

第一层魅力,在热田神宫。

热田神宫出现在我的行程规划上的最主要原因,是这里又是一个收集御朱印的好地方。但是抵达了这里之后,我才发现今天这里有日式婚礼举行,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日本婚礼,以及再一次加深了我对日本神社的神职小姐姐永远都那么漂亮的认知。

婚礼持续的时间自然很长,于是我在参拜本宫与上知我麻神社之后,就前往了名古屋的第二层魅力——名古屋城。

原先我的计划是,进到名古屋城天守阁,然后找人盖上我的御朱印帐上的第一个城印,结果漫长到看不见队尾的排队人群让我退避三舍,同时“天守阁整修暂不对外开放”的消息更是直接把我请出了城堡。

好好好,我走就是了。

第一层魅力体验到了,第二层魅力遥不可及,只能去追寻第三层魅力了。搭乘地上和地下完全分开的铁路系统但是都叫“名铁”的城市轨道交通前往名古屋的市中心“榮”,直接坐上通往7层的电梯,去吃松坂牛。

只需在网上一搜,和近江牛、神户牛齐名的松坂牛各种评价简直看的人眼花缭乱,简而言之,用维基百科的话来说,它是世界“最顶级及最贵的牛肉”。

是不是最顶级不知道,最贵实锤了。

就这么两块里脊肉,要了我2480円,结账的时候,心在滴血……

但是滴血归滴血,把血擦干了还得接着去下一个地方。从榮出发转道近铁名古屋站,我的下一个目的地,是三重县桑名市。

顺便一提,关西的交通是我见过最复杂(但是却最有序)的一个区域的交通……

桑名这个地方并不出名,很多人对它有所了解充其量也只是当地的温泉比较出名而已,但比起有马或者白滨这类靠温泉出名的城市,桑名的温泉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而我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今晚的花火大会。

花火大会原本举行的时间是今年夏天——这也符合日本花火时节。然而今夏的超强台风使得关西大部分地区的花火大会都不得不取消——与被取消的那些城市相比,桑名的人民显得更幸运一些,市政府在10月份决定继续举办花火大会,只是把时间改在了深秋的11月24日。

这样看来,我更幸运。

先行抵达河川之后,时间才是下午三点半,比起花火大会的时间早了三个小时。我一开始找了一个不错的位置,紧邻河堤,观看角度与效果极佳,但是随着人越来越多,问题也随之而来。我周围的人都开始披上了从家带来的毛毯、凉席甚至塑料布,四角用矿泉水瓶压好,以此证明这一亩三分地是他们的地盘,任何人不得侵占。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苦了我。

我什么都没带啊!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就杵在这里不走,你们横不能过来把我的腿给锯了。就在下定决心后五秒钟,我突然觉得肚子疼。

这卫生间,不去是不行了。

从“御手洗”里出来,我都没有往原先的位置上去,之前人肉占位的地方现在还有没有空我心里有数得很。于是我沿着河堤一路溜达,发现越溜达人越多,正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售票处”。

售票的小哥哥十分热心地给我推销起不同的票券,在河堤旁停车场价格比较便宜只要1000円,但是旁边的河堤上有椅子坐,而且观看效果更好,只是这个价格贵了一些,要4500円。我想着难得看一场深秋的花火大会,贵就贵了吧,一咬牙,就冲动消费了。

我真应该再看看的。

当然钱花都花了,再纠结也没什么用。我一边买了一根热狗,学着王思聪狼吞虎咽,一边看着街道两边如狼似虎的人群。溜达着溜达着,时间就快要到了。

明月升起后的几分钟,花火大会就开始了。我已词穷,放两张照片吧。

当You Raise Me Up的音乐响起,烟花在空中绽放,再多的语言也是徒劳。

爱与恨,喜或悲,一切尽在此间。

我能想到的太多,但能说出的,可能只有一句。

わたしは、あなたがすき。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