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会谢,笙歌会停

烟花会谢,笙歌会停

七月 10, 2018

图片来自Free-photos,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这两天,很混乱。

首先网站重新搞起来了,算是功德一件,然后这个SSL证书弄得我焦头烂额,宝塔面板的一键部署只要一设置立马就变得比当年手机3G网络页面还丑,后来换用亚洲诚信证书,强制https之后索性直接打不开了。最后还是CloudFlare靠谱,虽说是共享证书,但又不是什么大佬站,无所谓了。

弄完之后就是弄CDN,虽说CF算是圈子内最良心的商家,但禁不住国内高速公路到处都是摄像头,想飙车也飙不起来。转投一众国内云加速商家,清一色的要提供各种实名认证——如果只是个绑定支付宝或者微信还则罢了,最可气的就是手持身份证正面照,虽说国家政策可以理解,但每次拍这种照都有种在裸贷的感觉……反正小破站也没什么流量,先CF凑合用着,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今天在论坛发了关于16年年初焦虑症侵袭那段时间的帖子。其实废话挺多的,但也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论这个事情,在此之前除了我的女朋友只有DF知道,再有就是心理咨询师和医生了。其实现在反过头来想想,似乎那段时间也并没有那么难熬——这是毫无意义的后话。但至少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我并没有战胜焦虑,但焦虑也没有将我打倒——这就够了。

时隔两年,我依然还记得当时我从歌乐山上跑下来时泪流满面的痛苦。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种话在我身上并不适用,毕竟从小我就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林黛玉如果看到我或许会认为她的性格是开朗而且乐观的。但我哭的那么惨是头一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的太阳很好,重庆没有春天,入夏的时候气温就已陡升,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向漫长的阶梯投射下去,我就一边哭一边走着这段再也不想回头的路。写到这我突然发现,在真正经历痛苦时,你记住的是周遭发生的一切,之后回忆时在脑海中所呈现的也只是白描的场景浮现而已,至于那些学着矫情微博和校园小说憋出来华丽辞藻的所谓作家,一定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或许这也不失为一种幸运吧。

病好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哭过了,异地恋+网恋认识了S,并且成为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年底我们在西安见面,一周的时间我们基本上都在到处闲逛吃东西,临别的时候我脑子一热把西安站改签成了西安南站——这也就意味着,原本和她同时进站上车的计划成为泡影,我不得不比她提前两小时从西安站坐午夜前最后一趟经停西安南的列车来回到重庆。候车室里人很多,没有什么深情款款的告别,我独自转身上了站台,耳机里切到的是陈奕迅的《倾城》。

热情就算熄灭了
分手这一晚也重要
甜言蜜语 谎话嬉笑
多给我一点 不要缺少
话题尽了 也不紧要
吻我至凄冷的深宵
繁华闹市 灯光普照
然而共你已再没破晓
红眼睛幽幽的看着这孤城
如同苦笑挤出的高兴
全城为我 花光狠劲
浮华盛世做分手布景
传说中痴心的眼泪会倾城
霓虹熄了世界渐冷清
烟花会谢 笙歌会停
显得这故事尾声更动听

于是,在K1032的列车上,我再一次哭成了傻逼。

评论列表

  1. Dionys说道:

    给大佬递陈奕迅的“十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