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一风传(六):女装

唐一风传(六):女装

十月 17, 2019

图片来自P站画师Millkoi,ID#74092747,与图片相关的所有权利均归属原作者所有。图中人物为著名虚拟主播vtuber犬山玉姬(男)。

唐一风的复出之路并不顺畅,外界看起来并没有他所想象的那样对他的回归有所期盼或者希冀,取而代之的是让他感到极为不适的嘲讽。网络毕竟是个公共场合,他横不能顺着Wi-Fi信号跑到别人家里玩舌战群儒,但是网上骂也骂不过,只好忍着内心的伤痛打开评论区,一条一条地点举报,一直点到了肌肉酸痛手臂痉挛。微博管理员都给举报烦了,索性屏蔽了评论区里个别比较过分的言论,意思是我给你面子了你别蹬鼻子上脸,可是唐一风明显没有这方面的觉悟,他误以为这是管理员对他正义行为的支持,于是继续举报不辍。

在举报到第一百四十五条的时候,唐一风终于有了疲倦感。他扔下鼠标,躺到床上,映入眼帘的是2019年的月历。离他31岁的生日只有几个星期的时间了,这让他的心底略微的产生了一点恐慌——但这一闪而过的恐慌很快就淹没在了唐一风远大的抱负里。31岁又怎样,大器晚成,厚积薄发,即使到了41岁、51岁、101岁,我也依然是那个隐秘而伟大的唐一风。想到这里,唐一风的身上又充满了干劲。

古人说,人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还要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唐一风突然醒悟,自己之前的格局都太小了,目光仅仅局限在自己个人的理想与目标上,这正是他长久以来没有成就感的原因。

他决定做一些什么。

其实这种事情历史上不是没有过先例,首当其冲的是明朝的著名宦官王振。此君毫无军事作战能力,忽悠人倒是很有一套,怂恿皇帝带着几十万大军在关外溜达来溜达去,只为了给同乡们展示自己有多大能耐,结果土木堡一役,明军几乎全军覆没,皇帝被擒,王振身首异处,倒也算是名垂青史。通晓古今的唐一风先生不可能不熟知这段历史,即便过了五百年有余,他的理想仍与王姓太监保持着高度一致。

唐一风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思索应该从哪方面入手。金融学他是不敢想了,即便过去多年他耳朵边还偶尔能幻听到东北大妈的狮吼功。汉化翻译也没辙,就自己那三脚猫的外文水平,糊弄糊弄非北上广深地区的小学生都不一定够用。唱歌倒是个好主意,可是自己最近二人转听的太多,唱什么都是一股手绢味儿,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这段时间挨的骂太多了,他实在有点顶不动。

要不,美工?

唐一风的优点之一就是言出必行,从不优柔寡断拖泥带水。他从床上爬起来,点开微博,开始写美工教程。这时他想到了曾经经受过的那些冷嘲热讽,一股悲愤之情涌上心头。他愤怒地在键盘上敲击:

“同胞何必坑害同胞?”

爽了一把之后,唐一风文思如泉涌,很快写完了几篇颇具见地的教程文章。唐一风对自己的成就很满意,但是很快一个新的问题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这教程没人看呐?

其实这也不奇怪,毕竟网络鱼龙混杂,能人辈出,想从一众大佬之间杀出重围并不容易,何况是美工这种同行相见分外眼红的工种——这是个困扰了无数人的亘古难题。

唐一风重新躺到了床上。他又想起了王振。王振是谁?皇帝的亲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存在。想到自己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太监,唐一风在百思不得其解中感到一阵悲凉。我和王振到底差在哪?唐一风这样想着,目光投射到了两腿之间处。

“好像,我多了个什么东西。”

大彻大悟的唐一风找到了症结所在,但是他还没有勇气给自己来一刀。疼不疼倒是次要的,只是东方不败并非自己的偶像,葵花宝典也不是他追寻的目标,就为了点击率毁掉自己的不可再生资源,唐一风到底还是下不去那个手。终归是有办法的,唐一风喃喃自语。他这么想着,目光投向放在床边的一张照片。

这是几年前,他在追求一位女神时拍下的女装照。不知道哪个浑小子给他灌输的“你穿女装很可爱”的思想,他拍完想给女神发过去,发到第二张时图片左侧就出现了红色感叹号。追求女神不得,唐一风只能努力止损,结果女生没有一个人买他穿过的丝袜,最后挂上“原味”两个字才勉强出给了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男人。唐一风虽然觉得有点恶心,但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在把丝袜寄走之前,他给自己拍下了一张照片,算是留给自己的纪念。

看着这张照片,唐一风今天又一次感到了兴奋。最近关于女装的话题甚嚣尘上,唐一风敏锐的意识到,这是自己获得曝光机会的最佳时机。他从衣柜里取出珍藏多年的白色裙子——散落的灰尘让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开始试穿。

“啪”的一声,裙子被他撑破了。

唐一风把裙子丢到一边,取出第二件曾经穿过的JK服。

又是“啪”的一声,JK服也被他撑破了。

唐一风决定尝试最后一次。他请出压箱底的黑丝,小心翼翼地顺着大腿套上去,这一次终于没有破。唐一风颇有些得意,调整好各个角度,按下了一百多次快门。

唐一风把照片拍完,修了足足有三个时辰,才略微有些紧张地把照片发到了微博上。他没有想到网友们居然如此买账,“不要停”的言论成为了评论区的主流。唐一风又惊又喜,他把屏幕重新滑动到最上方自己的照片处,放大,再放大,仔细欣赏着眼前这一幅幅精美的艺术品。

唐一风的大脑深处一阵眩晕。他定定神,眼前的黑丝好像从屏幕里钻了出来。他抬头看向黑丝的主人,然而他完全看不见对方的脸。唐一风的右手传来一阵温热,他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那是女神的手吗?唐一风问自己,他并不知道,朦胧的世界里他只能看到黑丝主人绰约的身影,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清。

唐一风感到自己漂浮了起来,手心温暖的触感并没有消失,反而在氤氲间感到一丝湿润。他意识到黑丝的主人就是自己曾经梦见的那个女神,他想问,却发现自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试着松开右手,对方却握得更紧了。

唐一风放弃了抵抗。他随着黑丝的主人飘向窗外,扶摇直上,山川河流在他们的身下后退,宇宙星辰围绕着他们闪烁。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天地间开始剧烈的旋转,唐一风的眩晕感也越来越强烈。高空中的空气稀薄,这让他的呼吸愈发急促,心跳也随之加快,几乎要喘不上气来。唐一风隐约听到远处传来低沉的雷声,似乎有一片巨大的乌云正扑面而来。雷声越来越响,唐一风与乌云的距离不断缩短,他竭尽全力想要保持平衡,绷紧了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穿过云层的一刹那,乳白色的雨雾在唐一风的眼前喷涌而出……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1. Vincent说道:

    我屮艸芔茻最后三段绝了

  2. 匿名说道:

    我怀疑你在开车

  3. 匿名说道:

    唐一风是唯笔淡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