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江湖还载酒

落魄江湖还载酒

七月 11, 2018

图片来自摄影师fancycrave1,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如果要我从我国上下五千年的浩瀚历史长河中找到那么一两个能让我愿意拜会的古人,纳兰性德一定是其中一个。他的《饮水词》是在我看来不世出之奇作。这个大学士的儿子的诗词总是能用一些最普通的句子来描绘出一幅最打动人心的画面,能让几百年之后的读者依旧产生共鸣。辞藻堆砌并不难,难的是妙笔生花。毫无疑问,纳兰做到了。

同样做到的还有广大的程序员。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比纳兰更有才华:纳兰可以选择的是几千个横平竖直的汉字,程序员们只能用a-z和0-9还有各种考验视力的符号来改变世界。因为种种原因我不得不在最近开始疯狂地啃各种程序,重点主要是在信息安全与运维上,让我这么做是因为领导看中了我,看中我的原因则是我是整个公司最会安装盗版OFFICE的人。在领导们的眼中,“会装OFFICE——会玩电脑——IT界的翘楚”这个完美三段论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而我则成为了惨遭火刑的布鲁诺。

我与布鲁诺的共同点是,我们都为了真正的真理而献身。但是我和布鲁诺的区别恰恰又在于,他是彻底献身了,我则是献身给了未竟的事业。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为了每个月的工资奖金提成还有社保,忍一忍也就过去了。结果这一忍就是三个月,三个月里我不仅要干一个审计该干的活,还得事无巨细地从总部到分公司子公司所有与信息技术安全相关的内容给搞掂。三个月的时间看起来很长,实际上是真的很长,长到可以让C罗从皇马转会到尤文图斯,可以让詹姆斯从克利夫兰远走天使之城,还可以把一个年轻气盛精力充沛的南风小姐姐榨干。

当然我不是葡萄,榨干了对别人并没有什么好处——对我自己也是。所以把兴趣爱好和工作结合起来不失为一个调整心态的好办法,正是这样的阿Q精神指引我在发现论坛的一键ASF脚本不好使的情况下开始了有生之年第一次写程序的经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结果光顾着利器了,回家吃完晚饭折腾俩小时一个字儿还没改,倒是把Markdown语法学了个遍(虽然还是用不习惯)。

开工之后发现程序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而是比想象中的还要难。个别逻辑我还勉强能看懂,有些内容虽然看不懂照葫芦画瓢也能过,但是有的技术性问题实在是无所适从。所幸程序员前辈们都比较注重分享精神,csdn一搜许多问题都能找到答案。即便如此,依然有问题没能解决,就是怎样在通过Screen创建了一个新页面之后通过命令直接给ASF程序赋权之后运行,至少在我吃掉今晚的第二顿夜宵之前,这个问题还没得到解答。

当然,今晚虽然给我带来的是一连串的打击,但也并不是毫无收获,比如现实彻底把我从审计转行IT的美梦给砸醒,比如Notepad++到底是卸载还是不卸载的困扰,再比如这几个小时的努力让我忘掉了明天依然会在原地乖乖迎接我的堆积如山的工作。当然话又说回来,人不活的洒脱一点简直暴殄天物。纳兰词说的“落魄江湖还载酒”,天长水远,路遥马亡,但至少还有酒喝。虽然下一句“一种悲凉滋味”给人当头泼水,不过享受当下就好,何必还在意未来的事情呢。像我,现在就一个感觉——

阿西吧,越吃越困,两点的比赛看不成了。

评论列表

  1. Jianrry说道:

    在身边的人看来,“会装OFFICE——会玩电脑——IT界”,这个反过来也是成立的,“会IT的——会玩电脑——会装OFFICE”。装Office这一类的工作其实属于“实施”,比如说企业信息化管理,和“程序”、“测试”其实没多少关系,也不需要敲代码,为什么身边的人总是对我们有这么多误解。。。。

    markdown语法用多了,也会习惯了,也不需要去理解。比起HTML语法来说,其实简化了很多,记忆起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遇到不懂的问题,可以向周围的朋友问一下,当然更多的是在网上自己查找资料。相对来说,写程序还好,最烦的就是处理bug,有时候遇到一个bug,会焦头烂额地忙上几个小时还不一定可以解决,最后会发现可能是一个字符打错了。。。。

    1. 南风知我意说道:

      啊感谢评论
      怎么说呢,因为被领导像拉壮丁一样拽过去做IT审计,所以上一周和上上一周基本上是处在程序员的工作环境下的,就很郁闷……
      Markdown语法啊,可能还是一个习惯性问题吧,以后会慢慢适应的~
      至于最后说的关于bug的问题,我表示就这一个啥都没有的小破网站我都快要折腾一个礼拜了……

  2. 匿名说道:

    先是找游戏,然后被文字吸引,最后满脸蒙蔽的看着一堆程序术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