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Day 1:迷途

【2019】Day 1:迷途

十一月 18, 2019

昨晚和旧友以及旧友的新欢吃了一顿饭之后,今天一早就收拾停当踏上前往日本的航班。虽说一年前已经来过一次,但这回去成田依旧一脸懵逼,先是买的电话卡死活没有信号(还由此引申出了“如果连不上网就请联系客服但联系客服必须要连接网络”的混账逻辑),然后又在行李转盘和税关处浪费不少时间。等到我们坐上开往上野的Skyliner,已经是快下午四点了。

Skyliner依旧半死不活,上野站依旧车水马龙,阿美横町依旧人头攒动,我依旧找不到路。在入谷口通り晃悠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通往super hotel的路线。有了上次日语交流的失败经验,这回我不打算玩什么别出心裁的东西,对面说什么语言,我就回什么语言。我下定决心,拽着鱼走进了宾馆大门。前台是个大叔,岁数不大,面目和蔼:

“こんにちは!Welcome to Super Hotel!你的,预订单!And your passport!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最后还是全程憋笑的鱼带着迷失在语言海洋里的我找到了房间。房间小的可怜,只容得下一张双层床、一张书桌、和一间居然还带浴缸的卫生间。但是还没等我体验爽马桶盖的温热冲击,我们就又提着箱子出了门。

这回的目标,是新宿。

去新宿的理由不是为了歌舞伎町——确切地说,主要不是为了歌舞伎町,而是鱼的同事托他给前者的孩子带点东西过去——这让完全不知道箱子里有什么的鱼在过关的时候心惊胆战了半天。不过这次没有上演Death Stranding的剧情,物流送达之后又陪着去Bic Camera采购了一番,最后一起在某泰国料理店解决了晚饭。

三个中国人(其中俩还是出来体验生活的背包客)在日本吃泰国料理,考虑到咖喱味道绝佳,这画面的诡异感倒也没有那么强烈。

晚饭后我和鱼与快递收件人道别,转道去了台场。本来我的想法是沿着海滩散步,顺便看看高达,但实际上整个台场海滨公园在晚上只看得见东京湾对岸的高楼大厦和掩映在高楼大厦间的东京铁塔,别说高达了,人少的连郭达都没看见。已经累得够呛的我们匆忙踏上回程的海鸥线,然后在电车上查去上野的转乘方案。

我:“有两种走法,一种是上野东京线,速度快一点,但是人多,不一定有座;还有一种京滨东北线,慢个几分钟,不过人少,你挑哪个?”

鱼:“我随便。”

我心里一嘀咕,累成这个熊样还去和人挤地铁,岂不是自找苦吃,但是我总不能说“我累了我不想动了我们去坐人少的吧”,这太不符合我能猛男的形象了。

我决定旁敲侧击。

我:“别随便啊,都这么累了,还去挤上野东京线多不合适……”

鱼:“我都行。”

我:“都行是什么话,京滨东北就算多停几站也就晚个三五分钟而已……”

鱼:“都可以。”

我:“什么叫都可以,咱俩扔骰子吧,要是有人掷出超过6点咱们就去坐上野东京线……”

鱼:“……”

十分钟后,看错站台的我们在上野东京线的车厢里被挤成了沙丁鱼。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