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Day 3:迷睡

【2019】Day 3:迷睡

十一月 20, 2019

下次一定要住在新宿附近,哪怕多花点钱。

在连续第三天从上野往返新宿之后,这是我此行日本总结出的第一个经验教训。头天送快递送新宿去了,昨天在六本木一带看夜景,今天又杀到了新宿去坐京王电铁,这个我去年来还迷路了多时的站已经快被我和鱼摸透了。本来明天还打算从新宿坐始发的日光1号,但实在是不想再和这个站有交集了,于是去预定了两张从池袋上车的指定席券。

当然了,券是在新宿预定的。

不过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今天的首要任务是爬山。从新宿到京王八王子然后换乘到高尾山口的各停原本是最合适的路线,但前半段的车闷到让我们怀疑这车厢是不是被人抽成了真空,再加上上班时间众众我众众,若不是因为站与站之间间隔不久,我们还有机会能吸入一些新鲜的O2,恐怕现在我和鱼都要背过气去了。

不过以上种种不爽在抵达高尾山口站后烟消云散。我秉持台湾友人做的攻略,尽早出门避开景区的人流,但时间没把握好,到吊椅起点站时还有二十分钟才开始运营,不过人少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稀疏的游客让我们不用排太久的队,也不用掩饰自己看到毫无遮拦的吊椅时内心略微的紧张。

通往高尾山顶的路有很多条,我们选了最平坦也是最简单的1号路(尽管中间不知道怎么转到了3号路上也不知道怎么又回到了1号路),中间经过了野草园、药王寺,然后来到了“男坂”和“女坂”交界处。所谓“男坂”就是一百来级台阶,所谓“女坂”就是一个没有梯坎的坡道。我转身问鱼怎么走,鱼的回答很干脆:走男坂。

“男坂挺累的,而且昨晚刚下过雨,容易滑……”

“走男坂。”

“一百多级台阶,离山顶还有段距离,你得合理分配体能。”

“走男坂。”

看鱼这么坚定,我叹了口气,调整了背包的姿势,整理了一下外套,径直走向了女坂。

鱼:……

高尾山顶本身其实没什么可看的,虽然导览图上说能看到富士山,但我们看到的除了云还是云。休息片刻之后,我们决定坐缆车下山。通往缆车站的路线上,我们又一次经过了“男坂”与“女坂”的交界点。我问鱼这次怎么走,鱼的态度比上回还强硬:走男坂。

“走女坂吧,女坂没有台阶,方便得多。”

“……”

“而且女坂危险系数很低,不像男坂,摔一跤就麻烦了。”

“……”

“再说了,我们又不赶时间,多走两步路也没什么问题……”

“行了你闭嘴吧,走女坂。”

看鱼如此妥协,我叹了口气,调整了背包的姿势,整理了一下外套,径直走向了男坂。

鱼:……

在高尾山口站和怨念极深的鱼吃完天妇罗配拉面,我们坐上了返回新宿的特急。车上我们一直没说话,一个小时的路程我睡着了三次,醒来的时候还是浑浑噩噩的。此时是当地时间下午一点多,我们决定调整一下行程,去上野公园转转。

等到我们从东京国立博物馆出来,天都快黑了。为了补偿被我坑蒙拐骗多次的鱼,我主动提出带他去此前一直没有机会造访的歌舞伎町看看。此君听到“歌舞伎町”四个字,昏暗的双眼立即放出了光芒,我趁机添油加醋,说歌舞伎町的各项事宜就交给我了。鱼听闻心花怒放,立刻飞奔向山手线站台。

一小时后,我们出现在了歌舞伎町的樱花道出口。鱼的声音里夹杂着失望和愤怒:“说好的请我去歌舞伎町呢?”

我两手一摊:“这不是来了嘛。”

“光来管什么用啊!我是要来体验生活的!”

“那你直接去无料案内所不就行了。”

“不是你说请我来着?!”

“人家写着明明白白‘无料案内所’,都免费了,还用我请你干嘛……”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