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Day 6:迷雾

【2019】Day 6:迷雾

十一月 23, 2019

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去的地方就一直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尤其是在东京近郊的日子里,老天爷简直给足了面子,天气好的让人怀疑这还是不是我们熟悉的关东区域。这么看来,在中禅寺湖的那几十分钟应该就是我们所经历的最烂的气候了。

至少在抵达镰仓之前,我们是这么想的。

前两天天天早起赶早班车,赶到我生物钟都不正常了,于是决定今天偷个懒,七点半再出门,反正往镰仓区域车多人少还不用划位,起太早也没用。事实果然不出我所料,各大旅游经验分享平台三令五申说镰仓高校前已经被前来打卡的人士充斥,建议要么不去要么起早贪黑,事实证明这条攻略的价值和美国通过的涉港法案差不多,基本上就是一张废纸。镰仓高校前多不多取决于你去不去,如果你去的时候人多那就是人多,反之亦然。虽然这种薛定谔式的逻辑很讨打,但是颠扑不破。

比如今天就是如此。

拍完灌篮高手名场面,我们又去长谷寺看了镰仓大佛,这时雨越下越大,我们原本打算去了七里ヶ浜之后再去由比ヶ浜,现在只好转变策略,直接吃饭先。

酒足饭饱,我们从大船站出来,坐湘南单轨直接到湘南江之岛。我的想法很简单,下了车之后步行走到对岸江之岛,去江岛神社转一圈就打道回府,节约时间节省体力,顺便还可以去横滨打个卡。

从终点站一出来,我就后悔了。离海洋越近,两边的遮蔽物就越少,风也就越大。问题是光有风也就算了,这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但是我不知道哪根筋又搭错了,二杆子精神大爆发,扭头对鱼嘴硬:“我们至少过了江之岛大桥再回来,这也算不枉此行……”

“啪”的一声,我的伞骨断了一根。

我拿着已经成了残疾的雨伞,默默向我们来时的路走去。必须要说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因为此时的我浑身都已经快被洗了一遍了,湿冷且不说,这个形象实在是不好看。于是也别什么横滨横须贺了,直接回东京最现实。

结果刚到东京,接到个消息,有人托我给他带个Hello Kitty的玩具。我只好让鱼先回房间,自己在新宿找这只没有嘴巴的猫,边找边嘀咕为什么我今天又他娘的来了新宿。结果寻猫半天寻不见,找了个中国店员,店员对我居然要找Hello Kitty大为不解,强行解释了半天最后告诉我他也不知道哪里有。回微信说能不能找个替代物,比如加菲猫柴郡猫或者巧克力与香子兰,但是微信那头像是被外星人劫走了半天不回复。在Bic Camera越呆越不自在的我一咬牙,干脆先去横滨得了,一边往JR站走一边给鱼发消息,我去横滨看夜景了,你要不要一起。

鱼秒回:不去。

我本来想到了横滨之后嚣张地给他发一条“小爷我到横滨了”,结果这神奈川的风雨比东京都区的还大,好不容易在地铁里晾干的我一出来又瞬间变成湿身诱惑,而且手机根本没法打字,但凡只要雨水滴在屏幕上,这iPhone基本上就宣告失灵。但是好不容易来一趟,总不能再回头吧,我坚定信念,从马车道走到了红砖仓库,路上在万国桥拍了两张所谓的夜景照片,然后就钻进了最近的地铁站。

再不走,鞋子里都能养鱼了。我运气还不错,连续坐上了两班急行,没有在路上耽搁太长时间。晚饭我们直接选择在newdays解决,但无论是方便面和火腿肠,日本地区的味道都比中国大陆差了十万八千里——我觉得,我是有资格下这个结论的。

哦对,差点忘记一个重要的事。

从横滨回来的路上,我又去了好几家店,结果都没找到hello kitty。正准备放弃的时候,那位先生终于回复了我,说不要hello kitty也可以,要个粉色的玩具就行,毕竟小姑娘喜欢。收到消息的我折返Bic Camera,随便买了个小朋友或许比较感兴趣的小玩意儿,然后直接坐上了开往上野的山手线。

山手线上人很多,我又担心手机会进水不敢乱动,便开始百无聊赖地打量起周边的人。坐在我身旁坐席上的两个小姐姐正在用中文交流,其中一个拆开了熟悉的Bic Camera的袋子,拿出一个小东西给旁边的闺蜜展示:“看,可爱吧。”

我眼睛往下一瞥,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个hello kitty的零钱包。

我到现在都没想通,她是在哪个柜台找到的这个玩意儿。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