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明节第三天的清晨,我们失去了又一个Kenny

在清明节第三天的清晨,我们失去了又一个Kenny

四月 6, 2020

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最可悲的事情无非就是在论文定稿时被通知题目更换,在请帖发出时被告知悔婚——与这些事情相比,将敬辞改为悼词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但是,为一个陌生人致悼词终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素昧平生的度外之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可供查询的内容里找到一丝线索。然而这一次的死亡并非是如前人一般有所宣告,因此想去找到更多的信息已经无从下手。

但我不能因此放弃。斯人已逝,更需要一篇文章来有所祭奠。濒临死亡的不真实感往往更会刻骨铭心,假使能够在鬼门关外逡巡多时之后回归人界,已经算是运气够好,可惜本文的主人公甚至没有一年前的那位兄台更有苍凉的气氛。比起一座城堡的崩塌、一个城市的陷落、一个国家的消亡,主角之死更像是一台拙劣的喜剧片在最高潮处落下了帷幕,反而成为全剧最具笑点的地方。然而这并非是演员的问题,也与导演编剧和其他人等无关。所有人在帷幕落下之时都如同朝圣一般望向舞台的顶端,那里似乎有所有问题的答案。

可惜他们什么都看不见。原本那里或许应该停着一辆兰博基尼,那辆车似乎从属于剧团的每一个人——或许只有一个人——但现在什么都没有。剧团的人在帷幕后夸张地叫喊着,声嘶力竭咆哮不止,之后又默默地坐在黑暗的舞台上,目光呆滞地注视着剧院昏沉的穹顶。这或许是他的真实写照,又或许是他的濒死体验,我并不想在这里谈论太多。但我只知道,那里的兰博基尼的的确确消失了,至于它应该在何处,没有人能知道。

我还知道的是,他默坐了很久,这时,在帷幕的另一端,似乎传来了音乐声。那是一部熟悉的歌剧,尽管用的是意大利语演唱,但是他却再熟悉不过。唱词的第一句是“Deh vieni,non tardar,o gioja bella”,那是《费加罗的婚礼》,意思是“幸福快来吧,不要再犹疑”。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清楚自己应当是死了,但死后的生活同样需要规划。他相信兰博基尼就停在某一个地方,某一个我们没有找到的地方。意大利歌剧的声音再一次飘来,在那一瞬间,他确信找到了方向。

从重庆渝北出发,经过南极,然后移居意大利米兰。有一股力量让他坚信,兰博基尼就在那里,未来就在那里,幸福就在那里。他一边默念着,一边踏上了前辈曾经走过的旅程。我和众人站在世间,向他脱帽致敬。这一条路,走下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没有后悔。

于是,在清明节第三天的清晨,我们失去了又一个Kenny。

评论列表

  1.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紧跟时事

  2. 野格说道:

    有点东西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