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鹿海

Day 7:鹿海

十一月 25, 2018

昨天回到大阪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原以为今天能睡到很晚,结果六点钟自然醒而且怎么都睡不着了。出门的时候我还在想,准备去的寺院和神社估计朱印所都还没开门,这次就要扑了个空了。

今天大阪会举行国际马拉松,交通管制的措施估计从8点钟就要开始执行——但跟我暂时没关系。我走到东三国地铁站,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冲进了我的脑海:

我出来的时候,关门了没?

用KTP——日本的各种交通票券简直好用到想哭——搭近铁准急到奈良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从近铁站出来,去案内所要了地图,徒步往东大寺走。路上,遇到了这群小家伙。

奈良的鹿不怕人是一回事,但是也不黏人,不像阿猫阿狗会卧在那里让你慢慢撸。它黏你的唯一理由,是你手里有它想吃的,150日元一包的鹿饼。

鹿在奈良绝对不是什么稀有动物,整个奈良公园沿线全都是它们的地盘。对于它们来说,人类就是行走的投食机,无论自己是跑着、站着,或者是坐着、躺着,都会有愚蠢的地球人主动送上鹿饼,而自己什么都不用做——甚至都不需要卖个萌。

我好羡慕这种生活啊。

在小鹿们的陪伴下,我从兴福寺出发,途径东大寺和三月堂,最终走到了春日大社。全程耳边都充斥着汉语,让我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多少觉得有点出戏。其实奈良除了小鹿之外并没有特别多独特的地方,相比于关东的现代、京阪的传统,奈良更像是一个白发老者,在笑盈盈地看着这座城市千百年来的变化,以及不变。

比如,变化的是交通与公共设施,不变的是一直生活在这里的鹿;变化的是鳞次栉比的楼房,不变的是从江户时代保存至今的东大寺大佛殿;以及,变化的是排队的人,不变的是排队的长度……

再在奈良待下去我怕是要饿死在这里,于是我走进便利店,买了两个三明治,坐上了开往神户三宫的直通运转近铁列车。说是列车,其实就是普通地铁,甚至条件比一些新修的线路还要差。上一次连续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还是在重庆从南坪到北碚的时候——即便如此,我在中途也下车换了个线。

日本?不存在的。

从神户三宫下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颤微微的有点走不稳,还好没有晕倒在车站里。出站呼吸到新鲜空气整个人就好了很多,先去附近的三宫神社参拜,然后乘坐JR东海道线去舞子公园。

其实这周边可玩的并不是很多,桥梁博物馆今天要接待大批的学生游客已经提前歇业,孙文纪念馆因为时间关系我也没有去拜访,只剩下一个舞子海上步道值得一走,但是距离实在太短,而且步道周围的钢丝网多少有点煞风景。

时间还早,那么,就在这里等待我这一次在日本的,最后一次日落吧。

不,这还没有结束。

神户牛我还没吃呢!

昨天吃了松坂牛,对神户牛心心念念想着一定要吃到,于是在网上找了一家新神户站附近的店,Gurunavi上评价很高,而且老板还会说简单的中文。

听起来就不错,不是吗?

店有点不太好找,但是已经有人在排队了,说明人气还是很旺。我登记了姓名,顺手翻了翻菜单。

“神户精选牛180g 9000円”

“神户上选牛180g 10000円”

“神户特选牛180g 11000円”

告辞。

我转身去了隔壁的一家居酒屋,老板主动送上菜单,我瞄了一眼神户牛的价格,和之前那家差不多,也就便宜个2000円,我还是吃不起。于是向老板点了一个可以随意加肉加菜的单人套餐,加了一杯橙汁。

当我在一个半小时后坐上开往新大阪的新干线时,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我钱都付了,为什么当时没有再多吃他家几块肉呢?

或许,这会成为我此行日本,最大的一个遗憾。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