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4, 2018

Day 6:花火

今天的关西异常的冷。因为安排的景点相对来说是这几天最稀缺的,我也就理所当然地睡到了7点半才姗姗起床。昨天做梦梦到我中了一百万——尽管是日元——但也多少值点钱,可就在我纠结怎么花的时候,没眼色的闹铃就响...

十一月 24, 2018

Day 6:花火

今天的关西异常的冷。因为安排的景点相对来说是这几天最稀缺的,我也就理所当然地睡到了7点半才姗姗起床。昨天做梦梦到我中了一百万——尽管是日元——但也多少值点钱,可就在我纠结怎么花的时候,没眼色的闹铃就响...

十一月 23, 2018

Day 5:朝圣

标题说的当然不是我,而是成千上万的日本人。今天是日本的劳动感谢祭,也就是俗称的劳动节,适逢周末,于是就形成了一个三天的小长假。放假了总要携家带口呼朋唤友出去走走,今天在路上看到的柴犬和秋田都比前几天要...

十一月 22, 2018

Day 4:跋涉

昨夜下了一宿的雨,但是来不及和雨后的东京道别,我就坐上了往西去的新干线。其实并没有人关心你究竟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可能海关和警察叔叔除外吧),但是对自己来说,每一段旅程都是在丰富生命——所以就不要把时...

十一月 21, 2018

Day 3:遇见

长期不锻炼的后果就是在昨天暴走三万步后,今天清晨起床的时候腿疼到发软,整个人差点都想卧床一天了。不过想到难得来一趟,还是硬着头皮出了门。今天的旅途计划很简单:富士山。 从巢鸭出发搭乘山手线到新宿,然后...

十一月 20, 2018

Day 2:行纪

在东京的第一个早上,叫醒我的不是手机铃声,不是酒店的闹钟,而是窗外的乌鸦。乌鸦在日本文化里有着独特的意义,它不仅是神灵的象征,更意味着吉祥与如意。当然,对我来说,它有着另一层含义:该起床了。 从全家买...

十一月 19, 2018

Day 1:初识

直到飞机从浦东机场起飞的时候,我才睡眼朦胧地意识到自己已经踏上了去日本的旅程。促使我醒过来的是东海上方那不知名的一股气流,搅得我胃里七荤八素,所幸最终还是没有弄脏机舱地板。国航的餐食历来饱受诟病,但是...

八月 29, 2018

唐一风传(四):意外

图片来自摄影师StockSnap,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在老板办公室慷慨陈词之后,唐一风登上了回家的公交车。时已入夏,午后的太阳晒在他的身上,多少有一些灼热感。这一天...

八月 12, 2018

泡馍的味道

图片来自摄影师kmuto,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说对西安没有感情是假的。 初三——抑或是高三,记不太清楚了——那年的暑假,是我第一次和母后去陕西的省会。彼时高铁动车还...

八月 7, 2018

唐一风传(三):工作

图片来自摄影师Wasashi Wakui,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唐一风在大四那一年把自己的座右铭从“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改成了“厚积薄发,大器晚成”。这是一个很无奈的...

七月 22, 2018

唐一风传(二):打击

图片来自摄影师jarmoluk,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在唐一风自己看来,他的人生在大学前都是单调且无聊的。因为始终安居于大兴安岭一隅,两侧的层峦叠嶂阻挡了唐一风的语录...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