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虽然深圳去了很多次,但是我还从来没有踏上过广州的土地。再次拜糟糕的拖延症所赐,差点儿又没能赶上深圳北站往广州南的高铁。虽说车次不少,但是国庆节出行人群爆棚,若不是火车站开放了所有的检票窗口,排队时间没有想象中那么长,可能今天又是呆在宝安区大眼瞪小眼的一天。

广州的行程安排的并不密集,早茶是肯定吃不上了,直接改下午茶,酒足饭饱之后去逛街,上个广州塔,然后坐个游船夜游珠江,想想都美。然而旅途刚开始就不大顺利,携程凌晨突然给我提前很久订的船票办了强制退款,我不得不把上船地点从广州塔下的财富码头改成海心沙,但没过多久原先的船又复航了,我新订的船票却已经过了退票周期。于是和小雨同学一商量,早点上塔早点下塔,应该还能赶得上。

“应该还能赶得上”,翻译过来,就是有可能赶不上。

但是赶得上赶不上不是我们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广州酒家、陶陶居和点都德的三选一。广州酒家评价最好,但是离我们太远,而且中间还有非营业时间;陶陶居开的很密集,可是普遍反馈说口味太甜,齁得慌,于是也pass;最后只剩下了“本地人从来不会去”的点都德。但是对于从来没有品尝过广州早茶外加饿得要死的我们来说,管他什么本地不本地正宗不正宗,能填饱肚子就行。事实证明一旦放低心态就有好的结果,点都德的味道相当过得去,尤其是红米肠和虾饺皇,谁来了都要说一句yyds。

请输入图片描述

然后我们就去了下一站,但麻烦在于我们也不知道下一站在哪。时间约莫是下午4点,广州塔的票从6点才开始登塔,8点半船才开走,看了看百度地图的时间,时间还很宽裕。但是晃悠来晃悠去也不知道该去哪,索性在海心沙附近拍拍照片,顺便看了看所谓“东区码头”的位置。本来我们打算直接从海心桥走到广州塔,但是一座桥而已,居然还要预约才能上,着实让我们没有想到。时间消耗的差不多了,我们坐上APM线,直奔广州塔。

广州塔的票有以下几种:最便宜的就是低层的所谓游乐票,我们不感兴趣,pass;纯观光的票就是真的纯观光,摩天轮和跳楼机都没得坐(虽然后者我们也不会去坐),也pass;还剩一个售价高企的“一塔畅游套票”,单人就得400块。想着来一趟广州不容易,昨天深圳的湾区之光都没坐上,广州塔总该差不多了吧。于是一咬牙,就冲动消费了。

冲动害死人呐。

如果说昨天深圳还只是人从众的话,今天的广州塔就是众众众众众。光登塔电梯我们就等了半小时,上到摩天轮层的时候直接围了一个水泄不通,随便找个工作人员一问,答曰至少排队2小时,就这还只是乐观估计。我们望着广州塔上的人山人海,低头看看手里400块钱的一张门票,然后看着一个又一个印着星座的摩天轮从我们面前划过,舱内传来一片轻松的欢声笑语(其实根本听不见),默默地走向了通往最高层的观光队伍。

请输入图片描述

观光队伍人虽然不多,但毕竟承载力有限,该排队还是要排。7点半的时候终于轮到我们登塔了,可此时的我们却迎来了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如果继续在这里死等,那么游船八成赶不上了;但如果想赶上游船,那手里的套票肯定回不了本。看着人越聚越多的摩天轮,我们匆忙登上塔顶,噼里啪啦一通乱拍,然后冲出了广州塔。根据百度地图的计算,我们坐地铁从广州塔到海心沙只需要10分钟,还剩半个多小时,时间是我们的朋友。

一出门,我就傻眼了。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总之广州塔下突然变得人山人海,我们甚至都找不到地铁的入口。走到跟前发现已经架上了围挡,问了才知道因为人数过多,APM线已经限流,广州塔站只下不上,想去海心沙的自己想辙。

这下麻烦了。地图上说,广州塔到海心沙只有这么一条捷径可走,而时间已经从我们的朋友变成了我们的敌人。我目光呆滞地看着人群,这个时候小雨同学指着手机屏幕对我说,还有另一条路。

我问:“怎么走?”

小雨同学:“绕过去。”

我又一次傻眼。所谓“绕过去”,也就是我们要绕一个超过180度的半圆,才能勉强摸到海心沙的外围,中间还不知道有什么复杂的路况。但在这里等着也是没有意义的,就这么个人流量,第二天能开地铁都算是万幸。于是我们开始往外围走,刚走没几步,突然出现了两辆共享单车。我和小雨同学对视一眼,冲了上去。

请输入图片描述

死灰复燃的希望往往能激发出人的潜能。我俩就这么骑着车一路往前,发现我们从步行转为骑行的导航也毫不犹豫地更新了预估时间。现在是8点,骑过去大约20分钟,开船时间是8点25,我们还有机会。

但是机会很快又磨灭了。我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大桥,导航让我们上桥走人,桥上也的确有自行车道,但上桥的道路全是台阶,并没有留出能把车推上去的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就在我们再一次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在上桥的阶梯上,看到了一个正扛着二轮车往上走的外卖小哥。我们四目相对,开始扛车。

虽然两个“来广州旅游度假休闲”的人扛车上桥的形象非常不雅观,同时还有违反交通法规的嫌疑(向广州交通执法部门致歉,我们知道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但死灰复燃之后的死灰又一次复燃了。我们就这么一路骑下桥,骑上大路,拐过不知道几个弯,终于看到了我们几个小时前刚刚路过的地方。导航说海心沙一拐弯就到,时间还有最后五分钟,我们(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一通加速,冲上了10年前广州亚运会的主看台。

也就是说,我们冲错了地方。

在主舞台上,濒临崩溃的小雨同学对已经崩溃的我大吼大叫,意思是她要从看台上跳下去,以示其夜游珠江的强烈欲望——要知道看台到地面超过2米,我要是跟别人解释我女朋友是为了坐船跳了看台,恐怕哪国的法官都不会信。此时时间已经过了晚上8点半,船早就已经开跑了。换句话说,我们这过往一个小时和共享单车的共同努力——以及我的船票——基本上都化为了泡影。两个人800块的广州塔看了个寂寞,400块的船票也跟着珠江随波逐流去了,就这还不算一路蹬车过来的生理和精神双重损失。冷静下来的小雨同学看我可怜,去东区码头问了问还有没有改签的可能,回答是或许可以退个票。我念叨着再一再二不再三,复燃了第三次死灰。

终于,这次死灰没有再熄灭。退票很快就办妥了,百无聊赖的我们靠在珠江岸边的栏杆上,找着我们本应该乘坐的船。我和小雨同学盘算着,这次广州之行真的是充满了遗憾,广州塔没玩尽兴,游船也没坐上,本来还想着晚上有时间去赶个广州的小吃,但是累的要死,动都不想动了。但小雨同学突然提醒我,最后一个遗憾说不定是有办法解决的。

一个小时后,回到宾馆的我们吃光了一整碗肠粉,一滴没留。

请输入图片描述

(未完待续)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