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春

东北是唯一一个我说想去但是周围人都劝退的地方,理由无外乎“沙尘肆虐”“没啥可逛的”“对那里很不爽”之类,但我一无地域歧视,二是哪怕一个再冷门的地方也能找到特有的魅力,所以后面的两个理由在我这里并不成立。至于沙尘暴一节,虽然半个月前黄沙漫天的惨状依然历历在目,但是天气预报告诉我说这几天晴空万里,空气质量也能过关,于是决定说走就走。

请输入图片描述

其实按照最基本的逻辑,东北的旅游线路应该是辽宁-吉林-黑龙江一线——或者倒过来——我原本也是这么计划的,而且飞哈尔滨的航班价格低廉到让人觉得这是在撒钱。但是集团年报刚发,周五全天开会,请假这条路在最开始已经被堵死了;其次就算能够正点下班,想在周五下班高峰期的合肥市中心花一个小时时间赶到新桥机场无异于痴心妄想。于是退而求其次,转道长春,至少周五的时间是来得及的。

飞机落地已经是晚上11点了。万豪白挑还差一宿,哈尔滨JW和香坊要么风评极差,要么远到令人发指,只好选择在长春住净月潭喜来登。结果这家也不近,携程上预定一辆接机的宝来都要一百来块。专车司机听我就住一晚明天就走还要跑到那么远的地方过夜,顿作恨铁不成钢状,连连念叨“不知道你们有钱人都是怎么想的”云云。

有钱人?有钱人谁坐宝来啊。

请输入图片描述

长春的时间非常紧张,权衡之后决定去伪满皇宫转转。70块钱的门票比北京故宫贵了差不多一倍,可惜能看的连北京故宫的一半也没有。对溥仪最近的印象停留在《东京审判》纪录片中那个操着一口京片子指认日本战犯的“污点证人”,除此之外就是解放之后的种种了。在伪满皇宫看到的一切都让我感觉到稀松平常,可能是他所处的历史太短也太近了,既没有沧海桑田的厚重,也没有时过境迁的变革,看到的只是一个有钱人,住进了一栋大房子。

仅此而已。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从伪满皇宫出来,去了这有山。虽然好友极力推荐筋头巴脑牛一锅,但考虑到我孤家寡人一个,最后还是放弃了。这有山的格局给了我一个极大的启示,一个商业综合体真的不一定要修的板板正正四四方方,搞成别有洞天的样子或许更能迎合年轻人——尤其是文青——们的喜好。可惜的是虽然地方不小,吃的不少,适合我的却不多,偶尔夹杂在火锅和烧烤之间的“长春东北菜”也不像是适合一个人去吃饭的地方。我厚着脸皮去翻了翻门口放着的菜单,想看看东北菜里到底有什么。我坚持翻到了第三页,看到“麻婆豆腐”之后就转身走了。

请输入图片描述

去下一站吧。

哈尔滨

哈尔滨就没什么可供我挑肥拣瘦的地方了,市中心新开的希尔顿欢朋挂名“中央大街店”,然而距离中央大街至少还有十五分钟车程。好处是距离火车站不远步行可达,而且经历了在长春没钱支付公交车票的窘况之后,我更愿意相信我的两条腿。约了GalGame圈的一位头部KOL面基,从下午三点半聊到晚上十点,从猫咖聊到俄罗斯餐馆再聊到酒吧,若不是此君喝的有点晕头转向恐怕还要折腾更久。

请输入图片描述

当然,面基和旅行这二者存在着互斥关系,但这个季节的哈尔滨可供游玩的地方并不多,要雪没雪,要草没草,就算想在大街上打望美女也绝对不应该选择3月底4月初这么一个尴尬的时点。不过最后还是去了中央大街,毕竟当别人问起“去哈尔滨哪儿玩了”的时候,总不能回一句“猫咖”吧。

请输入图片描述

哈尔滨算是一次交心之旅。说得功利一点,我希望能够在自己的主业之外扩展一些圈子,而我所拥有的一些所谓“经验”和“认识”也说不定能给和我面基的人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在投资行业干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动辄“情怀”二字已经让我耳朵快起茧子了——可有的时候,“情怀”也是有用的,在当你快要遗忘为什么要做某件事的时候,“情怀”会让你的心灵深处泛起最初始的那一股热情与冲动。

请输入图片描述

就像在我来哈尔滨之前,我是真的以为红肠很好吃的。

沈阳

第二天不敢睡懒觉,又是匆匆吃完早饭就去了火车站。昨天没感受到的厚重,“百年哈站”让我感受了一个透彻,无论是外景、站台还是停靠的列车,似乎都在宣告着自己是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古董。我和老古董道别,一路向南。东北平原的风景很单一,但是颜色却越来越昏暗。掏出手机看了看天气预报,心说完蛋,还是赶上沙尘暴了。

请输入图片描述

说“沙尘暴”并不准确,因为情况没这么惨;但天空是实打实的泛黄。本来想干脆直接去机场躺着算了,可“来都来了”的信念驱使着我穿过中街,来到了沈阳故宫。在长春看的是满清最后一位皇帝的宫殿(某种意义上算是),在沈阳看的却是满清第一位皇帝的宫殿(某种意义上算是),这种奇妙的感觉配合今天外面尘土飞扬的天气反而产生了一种和谐感。

请输入图片描述

沈阳故宫里体现出了一种矛盾感。这里曾经是一个政权的都城,这里曾经见证了皇权的更替与王朝的更迭,甚至连故宫外的那根11层+3块金砖的烟囱也预示着这座城市的繁华与落寞。在离沈阳故宫几百米远的地方,刘老根大舞台的牌匾在昏黄的天空中失去了颜色,恍惚之间,好像回到了一个更为渺远的世界。

请输入图片描述

从中街出来乘地铁,在白塔河路换乘有轨电车到桃仙机场。上车的人不少,又正赶上红灯,一时半会还发动不了。我看向窗外,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吼着“十块钱一位到机场”,戴着口罩的人们低头看着手机,推着车的小贩边走边卖着年糕,远处的水塔在天空之下升起白烟。耳机里,传来毛不易的《东北民谣》。

三九的梅花红了满山的雪
萧条枝影 月牙儿照人眠
小伙赶着马车手里攥着长鞭
江风吹过 他通红的脸
锣鼓声声 正月正
爆竹声里落尽一地红
家家户户 又点上花灯
又是一年好收成

(完)



文章评论

    访客ChromeWindows
    2021-06-3 8:57   回复

    文笔不错!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