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7, 2019

在清明节第二天的深夜,我们终究还是失去了Kenny

头图来自摄影师geralt,基于Pixabay License协议创作。 什么才叫成功? 香车美女夜夜笙歌当然算是一种成功,出人头地受人敬仰也是一种成功,环游世界处处留情也是一种成功。而最成功的那个人...

四月 7, 2019

在清明节第二天的深夜,我们终究还是失去了Kenny

头图来自摄影师geralt,基于Pixabay License协议创作。 什么才叫成功? 香车美女夜夜笙歌当然算是一种成功,出人头地受人敬仰也是一种成功,环游世界处处留情也是一种成功。而最成功的那个人...

二月 10, 2019

越狱(下)

头图来自摄影师Padrinan,基于Pixabay License协议创作。 七 浙江巡抚朱昌祚一早起床,就发现夫人刘氏的状态有点不对。两个奴婢被她轰了出去,镜奁散落在桌上,胭脂水粉铺了一地。朱昌祚有...

二月 10, 2019

越狱(上)

本文灵感来源于徐珂《清稗类钞·义侠类》中《邹飞虎脱汤公子于囚》[mfn]邹飞虎脱汤公子于囚: 通州汤公子豪侠自喜,结交当世知名士。康熙时,庄氏私史祸发,怨家因以讦公子。当道穷治,家破,婢仆星散,所亲莫...

十二月 31, 2018

歌到南风

头图来自摄影师cocoparisienne,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很难在2018年的最后几个小时去总结这一年到底做了些什么。 很多事情都是新经历的,比如第一次参加前后...

十一月 26, 2018

Day 8:尾声

在日本的最后一个清晨来的很早,我的闹铃本来设在了6点,但到了5点半就已经自然醒了。呆坐了几分钟,下楼退房,一头扎进了大阪天边并不太璀璨的朝霞里。 东三国搭乘御堂筋线坐一站到新大阪,步行十分钟到新大阪搭...

十一月 25, 2018

Day 7:鹿海

昨天回到大阪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原以为今天能睡到很晚,结果六点钟自然醒而且怎么都睡不着了。出门的时候我还在想,准备去的寺院和神社估计朱印所都还没开门,这次就要扑了个空了。 今天大阪会举行国际马拉松,交...

十一月 24, 2018

Day 6:花火

今天的关西异常的冷。因为安排的景点相对来说是这几天最稀缺的,我也就理所当然地睡到了7点半才姗姗起床。昨天做梦梦到我中了一百万——尽管是日元——但也多少值点钱,可就在我纠结怎么花的时候,没眼色的闹铃就响...

十一月 23, 2018

Day 5:朝圣

标题说的当然不是我,而是成千上万的日本人。今天是日本的劳动感谢祭,也就是俗称的劳动节,适逢周末,于是就形成了一个三天的小长假。放假了总要携家带口呼朋唤友出去走走,今天在路上看到的柴犬和秋田都比前几天要...

十一月 22, 2018

Day 4:跋涉

昨夜下了一宿的雨,但是来不及和雨后的东京道别,我就坐上了往西去的新干线。其实并没有人关心你究竟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可能海关和警察叔叔除外吧),但是对自己来说,每一段旅程都是在丰富生命——所以就不要把时...

十一月 21, 2018

Day 3:遇见

长期不锻炼的后果就是在昨天暴走三万步后,今天清晨起床的时候腿疼到发软,整个人差点都想卧床一天了。不过想到难得来一趟,还是硬着头皮出了门。今天的旅途计划很简单:富士山。 从巢鸭出发搭乘山手线到新宿,然后...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