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前言

本文是受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其乐论坛坛友启发所创作的系列文章。这一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推Gal的数量和频率都比前几年下降了不少,但国产GalGame仍然占据了我为数不多的游戏体验中的绝大部分。这位坛友和我分享了希望能够用文字来为这一年的国产GalGame收尾的愿望,因此,我参考了一些前辈和好友的感悟,收集了一部分信息与数据,结合了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来总结2020年的国产GalGame,分析他们所处的环境与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以及对未来或许有些不切实际的展望。也就是说,本文会夹杂我的个人情感,可能有不够客观之嫌,望周知。本文是系列文章第一篇,头图为2020年发售新游《十天的温度》。

本文首发于其乐论坛,转载有删改。

不温不火

2020年的国产GalGame圈,似乎并没有什么轰动一时的大新闻。年初,《泡沫冬景》从2019延续到翌年的成功似乎为全年的国产GalGame市场开了一个好头,但随后疫情的冲击使得包括GalGame团队在内的许多制作组宣告停滞。《三色绘恋S》冲击steam失败,只好通过免费发售的形式释出游戏,尽管收获了不少的流量,但由此带来的损失恐怕也一时之间难以抹平。中小型的独立GalGame制作团队在一定时间内占据主流,《他人世界末》《青箱》等游戏陆续登陆平台,一些老牌制作组如SP-TIME、洋红工房等也相继发布了《雾之本境S》、《山桂:决定版》在内的重制作品(洋红工房的情况有些复杂,此处按下不表)。随后广受关注的《恋爱绮谭》发售,评价总体正面,在圈内取得了不错的口碑。全年发售情况请看下表1

2020年国产GalGame/视觉小说发售清单

纵观国产GalGame今年的总体情况,一言以蔽之,就是“不温不火”,依旧是小成本制作作品井喷,老牌制作组与新晋团队共分天下,虽然有一些爆品,但一般仅仅局限于圈内,除了个别作品外,并没有能够打破国产GalGame固有藩篱的游戏。

这里的“个别”,指的是《三色绘恋S》。

如果读者还对这款游戏有所印象,就一定还记得它当时花了大力气所做的宣发:先是“碰瓷”《美少女万华镜5》2,然后又将一名B站up主用来戏谑调侃的《雷雨》大书特书,直言自己是“二次元的雷雨”3。然而不幸的是,这款游戏的质量实在是太差,因此即便以免费的形式放出,依旧没有能够在市场上取得正面回应,在Bangumi上它的评分仅有6.2分(截至12月25日)。

《三色绘恋S》的“雷雨”广告

《三色绘恋S》之外,国产GalGame圈的发展显得波澜不惊。依靠去年发售的《寄甡》积累了一批百合向的粉丝群体之后,白露社在年初推出了《千面》,同样好评如潮,基于《千面》的同人创作至今仍活跃在相应的平台上。白露社也趁热打铁,在11月发布了《夜永》,继续走百合的差异化线路。而正如上文所提到的,一些老牌制作组也在上半年发布了一些重制作品与续作,但总体上并没有对市场造成比较强烈的冲击。

之后《他人世界末》迎来了一个小高潮,NTR题材的加入使得这款游戏拥有了一定的话题度,加之人设比较鲜明,评价也还不错——这或许也和蓝莲安本人所拥有的知名度有一定关系——总的来说,这款游戏也是一部堪堪合格的产品。圈内人加入到GalGame的制作中,《他人世界末》并非个例,以声优起家的闲踏梧桐也在今年发布了小品级作品《夏空的蒲公英》,对于一部短篇而言,这部GalGame拥有了该拥有的一切,尽管在剧情设定上仍然落入了俗套,但至少也是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2020年的另一个爆点来自于《恋爱绮谭》。Windchaos、浅色回忆等等都是在国产ACG领域颇负盛名的前辈,说《恋爱绮谭》属于高成本制作的产物也绝非虚言,引擎、立绘、声优、系统都能看出Never Knows Best这个不算新组的新组所付出的心血,而游戏所埋下的伏笔似乎也透露了制作团队把这款游戏的主题打造成一个IP的野心。

《恋爱绮谭》

这便是2020年国产GalGame圈一个宏观的总结,这篇总结为我们带来了强烈的既视感:老牌制作组通过以往的IP进行重置或者衍生,层出不穷的新团队则互有侧重地创作新的作品,有一定资源、经验和资金支持的去制作10小时左右时长的所谓“大作”,而一些中小制作组则把重心放在小品级游戏的产出上。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既视感,是因为类似的剧情在过往几年也不断地发生;但2020年还是不一样的——因为今年是SakuraGame搅局后的第一年。

后SakuraGame时代

SakuraGame——也就是玩家口中常说的“樱花社”、“抽奖社”、“六元社”——对国产GalGame界所带来的影响已经不用多言,包括Windchaos在内的一众人士也曾经对这家开发商进行过讨伐。4有关于这家厂商,笔者也在今年年中做过总结,大致意思是说,名为SakuraGame的台风已经过去了,而国产GalGame要做的,是灾后重建。5在SakuraGame之外,轻文的官司至今也还没有着落,说是一地鸡毛也绝不为过。6不过,值得一提的是,SakuraGame也并没有完全淡出国产GalGame市场,今年国庆节期间发售的《Vampires' Melody》仍由他们代理发行,但是18元的售价与低调到不正常的宣发反而让人感到一丝诧异。

市场需要一定的时间缓解这个烂摊子,但制作组往往等不了这么久。一些在圈内还算有人脉的制作组,比如本文多次提到的Windchaos君就很快投入到了新作的开发过程中,而像《Nevermore》这样十年磨一剑偏偏发行商还跑路了的制作组,至今也没有在新的渠道放出他们的作品。如果说这些属于内伤的话,那么市场价格就绝对是肉眼可见的鲜血淋漓了。笔者对2020年在Steam平台发售的部分国产GalGame游戏作品的售价进行了数据收集与分析,请看下图7

2020年部分国产GalGame售价统计

从本表中可以看出,在经过SakuraGame冲击之后的第一年,国产GalGame在售价端已经逐渐回归正轨,绝大多数的游戏售价集中在9元-36元之间(折后约在6元-20元),这样的定价尽管仍远逊于日厂GalGame(有关于这部分内容会在之后的文章中详述),但总体来说已经是一个能够既不会被广大国产GalGame玩家诟病、又能够让制作团队和发行商所接受的定价水平。另外,我们再次看到,随着SakuraGame的淡出,差异化定价策略也再一次开始被市场所接受,这对于一个细分领域的发展将会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但是,这里会出现另一个问题。SakuraGame成也六元败也六元的关键因素,是他没有能够在通过定价打开市场的前提和基础上,去通过剧本质量和游戏水平的提高来留住固定的玩家客群。烧钱这个路子在拥有一定壁垒的行业或许还玩得转,可这一招在国产GalGame领域是行不通的。但是,目前的价格水平尽管已经有所提高,但仍然无法满足制作组的需要;可一味地通过提价来获取利润也绝非长久之计,玩家也不会买账——虽然也有制作组任性地标出了666元的高价,但似乎这种反向营销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8——因此,国产GalGame制作组开始把重心放在了另外两个方面。

请输入图片描述
国区售价666元的《灰烬行星与填鸭少女》

游戏的剧本,剧本的游戏

其中之一,就是剧本。有关于剧本的重要性笔者已经说过无数次,知乎上的醉里挑灯看剑前辈也曾指出过,国产GalGame的玩家以“剧本厨”居多,对于GalGame的剧本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自然不言而喻。9一个可喜的现象是,国产GalGame的剧本在选题和引擎的配合上相比以往都有了明显的改观。

在2020年发售的国产GalGame游戏中,既包括跳出纯粹的恋爱题材,把恋爱和其他一些社会话题甚至政治话题融入进游戏当中,代表作就是将反恐主题作为创作蓝本的《异邦人》;同时,由于游戏引擎的不断进化,游戏剧本也在剧情的创作中起到了相辅相成的效果,比如《恋爱绮谭》,剧本创作实际上是基于男主、“男主”、和Vtuber三条线来进行,泾渭分明但彼此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在最后的结尾得到有效的收束。与此同时,传统单线条视觉小说类游戏的剧本平均水平也有了一定的提升,类似《十天的温度》这种玩法简单,但叙述方式非常精巧的游戏逐渐进入了大众的视野。在“游戏的剧本”里去做“剧本的游戏”,已经成为了国产GalGame剧本创作者在2020年的特点之一。

《十天的温度》

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国产GalGame游戏剧本创作距离“优秀”仍存在着较大的差距,而这些差距又恰恰体现在“剧本的游戏”中。《异邦人》的立意是一把双刃剑,切入点似乎很好,但却没能在剧情的设定走向上让玩家产生任何代入感,而对话的设置更让人感到有些出戏;浅色回忆前辈的《恋爱绮谭》在剧本上剑走偏锋,但却在人设上没能留足伏笔,直接致使最后揭开谜底时对玩家的情绪冲击被大大冲淡;而《十天的温度》也有类似的问题,在明明可以结束游戏的时候,偏偏又加入了后日谈来试图创造一个大团圆的结尾,多少有些画蛇添足之嫌。

《异邦人》

但当我们纵向对比的时候,我们仍然能够看到国产GalGame这一年在剧本层面所取得的长足进步,而新人作者的不断涌现和老一辈剧本创作家的笔耕不辍也能够带给玩家一些信心——《三色绘恋S》除外。而作为玩家,我们有理由给这些“剧本游戏”里的编剧足够的耐心和试错的机会,同时也要给新人以鼓励和支持,在这个万物内卷的时代中,像秋思恋雨一样能够为新的剧本作者打开一扇窗的举动应当收获更多的掌声。10

宣发:尴尬的死局

摆在国产GalGame面前的另一个问题,是宣发。如果说剧本还属于深层的因素,那么被SakuraGame等一众发行商洗礼过后的国产GalGame制作组在营销端面临的困境就更为显而易见了。价格战是不能打的,也打不了,绝大多数的GalGame团队根本禁不起这样的折腾。其实对于国产GalGame的制作组而言,最好的选择是把宣发这件事交由第三方发行机构:这不仅对GalGame制作团队来说是个上策,独立游戏开发团队也将其视为最好的解决方式,因为专业的第三方机构往往能够解决在营销和发行中所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但这条路却不太行的通。

发行商一般或与制作团队签订一口价的营销协议,或在后期游戏的销售过程中取得抽成;前者之于发行商,赚的只是一笔快钱,而他们为了这部分收入却要付出不成正比的投入,因此现在已经很少有成规模的发行商通过这种方式与制作组达成合作关系;后者则是当前发行商最爱采用的一种合作方式,但首先游戏质量要过关,同时能够让发行商们看到稳定的营收——很遗憾,GalGame通常很难达到这样的要求——而对于制作者,漫漫无期的回本周期也会驱使他们慎重考虑是否愿意在游戏发售之后继续和人同分这一杯已经不剩多少的羹,而轻文等发行商的跑路也让合作前景愈发渺茫。笔者选取了上表中42部于2020年发售的国产GalGame游戏,对其具体发行情况进行了初步分析,请看下图:

2020年发售部分国产GalGame发行情况

这只是一个极为粗略的分析,因为在此之中还包括类似Kikai在内专注于本地化而非游戏营销发售的发行团队,同时还有一些“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情况发生,即虽然发行方与开发商用了不同的名号,但实际上仍然是同一拨人在操作,因此实际上国产GalGame交由第三方团队来做营销发行的比例还要更低。

如果说40%的团队(其实并没有这么高)是由第三方来打理宣发的一应事宜,那么剩下60%就只能自力更生了。这里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囿于题材所限,国产GalGame只能通过最传统的营销手段来进行宣传,比如微博抽奖、各大论坛送Key、请一些不太知名的主播或者鉴赏家进行评测等等,这种“圈地自萌”的宣传方式会起到多大的效果自然可想而知。《三色绘恋S》也尝试过通过买量的方式进行宣传,收效同样不理想。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些讨论,笔者会在下一章节进行详述。

另一条路就是众筹。近几年来众筹之风不减,一来能够让无法收获资本垂青的制作组解决资金链紧张的燃眉之急,二来它是宣传的一个不错手段,也是在正式上架前一个充分听取玩家意见的方式。必须要承认的是,这种方式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这种成效仅仅局限于“有比没有强”。有网友曾经提出,“GalGame说服不了投资人,却能说服有钱的网民,想想也知道这不是好事”11,观点虽然偏颇,但却能够令业内人士苦笑。而国产的众筹市场仍然是不完善的,跳票事件时有发生,一些作品的水准也的的确确会让参与众筹的玩家感到失望,尤其是在宣发阶段画的饼与实际产出严重不符的时候,这种失望的情绪可能会演变得更为激进。

众筹作品《机忆》的Bangumi评价截图

这一系列问题看似棘手,难以处理,但实际上指向着同一个东西——钱。“缺钱”,几乎已经是国产GalGame制作组的共识,而活跃的资本市场则毫不意外地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对象。“资本”两个字,也成为了贯穿国产GalGame2020年的有一个关键词。谁收获了投资,投资人会更青睐谁,国产GalGame想拥抱资本又应该怎么去做——这是一道不可跳过的必答题。

(未完待续)



  1. 莫言国G. 在国产GAL杀入游戏展后,回头看看来时的路——2020WePlay文化展文字AVG之魂展区历史墙全文一览. 知乎. 2020-11-17
  2. 如何看待三色绘恋S投放「友情提示您:万华镜5发售了」的广告?. 知乎. 时间不详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8437852
  3. 元气漫叔. 《三色绘恋S》将某人气UP主的差评引用为广告,网友:绝了. 百家号. 2020-05-24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7453922048370441
  4. ^Windchaos. 国产Galgame的未来在哪?. 知乎. 2019-02-11 https://zhuanlan.zhihu.com/p/56436490
  5. ^南风知我意. 台风过境——SakuraGame的前世今生. 其乐 . 2020-05-22 https://keylol.com/t599029-1-1
  6. ^Windchaos. 在被发行商坑了之后,我们为什么还坚持做GALGAME. 游戏研究社. 2020-12-22 https://www.yystv.cn/n/932283
  7. ^本表资料来源Steam商店,所有售价均为游戏的国区原价,一些未上架Steam的游戏(如《三色绘恋S》)和免费游戏(如《山桂:决定版》)以及售价明显离谱的游戏(如《灰烬行星和填鸭少女》)均未包含在内。
  8. 莫言国G. 国产Galgame《灰烬行星与填鸭少女》为何标出500+高价?. 知乎. 2020-11-20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9021415/answer/1586191082
  9. 醉里挑灯看剑. 很遗憾,我对国产galgame不抱希望. 知乎. 2020-10-17 https://zhuanlan.zhihu.com/p/266326988
  10. 如何看待知名国产 galgame 编剧秋思恋雨的剧本涨价行为?. 知乎 .时间不详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7258808/answer/1245833650
  11. 尼古拉特拉斯. 旧文:Galgame 《Once'》的众筹;以及二次元创业的通病. 新浪博客. 2016-05-31 https://blog.sina.com.cn/s/blog_ac1466150102wmzm.html


文章评论

    琉夏 访客ChromeWindows
    10天 前   回复

    国内GalGame宣发一直都是个问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