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前言

本文是受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其乐论坛坛友启发所创作的系列文章。这一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推Gal的数量和频率都比前几年下降了不少,但国产GalGame仍然占据了我为数不多的游戏体验中的绝大部分。这位坛友和我分享了希望能够用文字来为这一年的国产GalGame收尾的愿望,因此,我参考了一些前辈和好友的感悟,收集了一部分信息与数据,结合了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来总结2020年的国产GalGame,分析他们所处的环境与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以及对未来或许有些不切实际的展望。也就是说,本文会夹杂我的个人情感,可能有不够客观之嫌,望周知。本文是系列文章第二篇,头图为原定于2020年发售的新游《海沙风云》。

发行困境

当我们谈及“国产GalGame”这个话题时,“钱”一定是避不开的关键词。国产GalGame有多缺钱?Nekoday(猫之日,《泡沫冬景》开发商)负责人Koraru直言,至少出现过两次资金链断裂的情况1;炒饭(《高考恋爱一百天》制作人)在接受采访时也坦言《高考恋爱一百天》在去除掉成本之后,利润所剩无几2。稍有规模的制作团队尚且如此,小成本的制作组只有可能更惨。今年在疫情的冲击下,尽管手游和在线游戏成果丰硕,但GalGame囿于自身所限,没有也无法抓住这样一个起量的机会,所以我们看到的又是平凡而普通的一年。而这一切的原因,还是要回到“钱”上。而GalGame制作团队想要找钱,最常见的选择,叫“发行”。

《高考恋爱一百天》

其实这一点在前文涉及“营销”相关内容时已经有所提及,但我觉得这里还是有必要展开一下。一般来说,发行商与开发商(亦即GalGame制作组)有两种合作模式,即买断和分成。所谓买断,就是发行商用一部分资金直接把你的游戏收归其所有,后续就游戏本身而言,你不会再获得有关的任何销售收益(二次创作和衍生商品除外),SakuraGame走的就是这一条路。3而“分成”,顾名思义,就是发行商事先以类似无息借款的方式给制作组提供一部分资金用于前期开发,在游戏发售之后再根据销售情况进行阶梯式的分成,制作组需要等到借款资金全部偿还之后再根据分成比例获得收益。当然,在实际情况中,发行商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合约的具体条款,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在2020年之前,通过发行商来销售国产GalGame的游戏并不在少数,其中既有SakuraGame的搅局,又有一大波中小制作组急于回本的心态使然。但正如前文所述,这种方式会带来两种风险:作品层面的风险,指的是发行商跑路直接带走游戏版权,不仅收益成为一纸空文,而且也失去了游戏在其他平台或渠道重新发售的可能;心理层面的风险,则是对于发行商开出的买断费用究竟能否达到制作团队的心理预期。而站在发行商的角度,国产GalGame对于绝大多数发行商而言,受众群体太小,前期投入成本太高,最重要的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盈利模型,除了像SakuraGame这种照单全收的、专注于GalGame尤其是国产GalGame的发行商,其余很少有综合类的发行商愿意接手这种游戏类型。轻文依靠着轻文轻小说所带来的强大资源,原本能够在国产GalGame这一野蛮生长的领域里获得整合的机会,但是“ACGN”中的“N”向“G”的转型布局最终还是以失败收场。4橙光同样通过平台,帮助一部分视觉小说(而非GalGame)登陆GalGame,但橙光已经逐渐转型为泛娱乐化的粉丝自留地方向发展的视觉游戏社群5,很难再抽身到一个既不熟悉、又没有形成有效产业化发展的领域里去摸索道路。

《海沙风云》

好在也不全是坏消息。继2019年的《泡沫冬景》之后,旅人计划在今年成功拿下《孟德大小姐与自爆少年》的steam代理发行权6和《青箱》的移动端授权7。10月,心动网络拿下《海沙风云》代理8。但从这些案例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中小制作组的挣扎。诚然,有像《青箱》这样对自己作品非常自信与执着的新团队也收获了不错的结果,但更多的发行商更愿意把宝押在有足够经验和成功作品的团队身上,比如红茶Games的《海沙风云》,再比如古落的《泡沫冬景》。

从B站投资说开去

说到《泡沫冬景》,不能不提“猫之日”;说到猫之日,就不能不提bilibili。年中,B站宣布战略入股猫之日,被看作是2020年国产GalGame领域的一次重要的事件,在这次事件之后,国产GalGame开始“拥抱资本”。圈内对这件事情反响颇为正面,大家都乐观地表示这会是国产GalGame的一次重要突破,会成为GalGame商业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事情果真如此吗?请看下表9

截至2020年年中,B站投资的游戏公司情况

作为B站资本运作策略的一部分,外延投资本来就是B站的固有战略,他们极少会一步到位取得控股权完成并表,更多的会选择以战略投资的方式进行经营,这种策略并非为了做大市值(毕竟这类企业的规模对B站而言体量实在太小),而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占据一个细分领域的赛道,从而以此避免竞争对手的进入。仅以游戏行业投资为例,上表中已经罗列了B站截至2020年年中的全部投资事件,在浩如烟海的投资案例中,猫之日只是最普通的一个。(先前在写作时误将《三色绘恋》开发商武汉山百合公司列为B站投资对象,此处特别致歉。)

B站的投资风格是什么?用B站副总裁张研的话来说,是投“文化属性重的公司”10。至于什么才算“文化属性重”,那就见仁见智了,至少今年离开的马恺和他曾经的Anitama肯定不在此列11。在商言商,B站也并不是慈善家,它所作出的投资举动,是需要能够帮助它无论是在业务层面还是市场层面都可以取得收益的。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B站从今年开始,不断将之前以股权直投方式入股的企业变更到体外基金里去,即“宁波干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比如做动漫设计的天工艺彩、做漫画创作运营的鲜漫文化、做配音的悦响文化等等,B站的运营主体都退出了这些公司的股东序列,对应的股权交给了上文提到的投资基金。这种做法有两方面的考量:一是在体外运转,可以省去报表编制的麻烦;二是通过投资基金的方式,对此类在短期内并不能看到成规模化、或者具有较强协同性的企业进行扶持,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这些企业的独立性,同时也可以让B站继续在这些细分赛道拥有一席之地。

《泡沫冬景》

从目前来看,猫之日还尚属于B站直投的企业,因为在最近的两三年内,靠着新作接二连三的发行,他们的运营数据还是比较可观的——不然B站也不会投资——但谁也说不准,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B站会有新的考量。作为一个资本行业的从业者,笔者想再次重申一遍个人的观点:B站对猫之日的投资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战略布局,无需牵强附会,更不用上纲上线到“国产GalGame的未来一片光明”这么宏大的议题上去。

但这至少为国产GalGame指出了一条新的途径:打开资本运作的大门,引入资本的力量来维持制作团队的健康发展,进而刺激整个市场。这也是我个人最为期待的一点。国产GalGame团队,无论是老组还是新组,很多都是用最松散的组合方式来管理的,可能有的连彼此的真名叫什么都不知道,QQ群上加了个好友就开始干活了。这种粗放的管理模式并不科学,而且很容易造成内部的矛盾和分歧,遑论收获投资。一个合理的方式应该是这样:首先组成一个拥有明确分工、彼此信任的团队,至少产出一个具有游戏基础玩法和特色的Demo,或者一份可以让人了解到故事脉络与走向的商业计划书(BP),列明需要多少资金,可以释放多少股权,有怎样的一个回本周期,之后自己去联系资方也好,委托FA(财务顾问)去寻求融资也好,这其实并不影响游戏制作的开展,反而能够事半功倍地提升工作效率。这种方式之于没有太多投资经验的新手或许有些海市蜃楼,但无论是之于制作组还是行业,都是一个健康、合理的发展路径。如果最终达成合作的资方自有流量和营销渠道(绝大多数资方都是如此),那就更是一件双喜临门的事情。

然而,上述只是最理想的一种情况,而实际往往并不遂人愿。首先国产GalGame圈子里的制作组很多都是年轻人,空有一腔热血,但却不了解这个行业的险恶;投资人也不一定会有意愿往这个并无明确投资回报周期的行业里去投钱;对于没有资源的新组来说,前期投入的资金可能全部都是沉没成本,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资本的力量上是不切实际的。就像是一个在峭壁上攀爬的登山客,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更让人濒临崩溃的是,当你翻过峭壁,准备踏上坦途的时候,你可能看到有人已经在必经之路上挂起了一块牌子:

此路不通

当《三色绘恋S》宣布他们将免费放出游戏时,尽管有前作6元的定价为心理铺底,但绝大多数玩家仍然感到惊愕,一是惊愕于为什么游戏会被steam拒绝上架,二是惊愕于这么一款游戏居然就这样免费送给玩家了。在玩过游戏之后,玩家们普遍对第一个问题就有了答案,但第二个问题的谜底仍然无法解开。或许对于《三色绘恋S》的制作组来说,这是一个类似“把牛奶倒进河里”的经济学问题,但站在另一个角度考量,制作组实际上并无选择——除了steam,还能找到第二个把含有明显擦边球甚至炼铜情节的GalGame游戏顺利发售并且国内可以正常访问下载的平台么?

非常遗憾,没有。

《筑盛计划》被ban之后的微博

在此之前,我们看到了《筑盛计划》只能在淘宝发售,《虚无囚笼之无限困境》被steam卡审核,《某1种青春》险些在最后一步夭折;《三色绘恋S》之所以前仆后继地奔向steam,除了有做最后一次挣扎的意味在其中,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制作组的无奈。日本的制作组还有DLSite、Booth等等平台可供选择,欧美方面如JAST USA等渠道也为这些游戏大开方便之门,但国产GalGame只能放一个都不敢大肆宣传的淘宝链接、或者是一个去掉域名防止被屏蔽的百度网盘地址。

也许有一种声音会说,这是国产GalGame的自作自受,毕竟如果删掉这些所谓的“敏感内容”就不会有这方面的掣肘了——这的确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内容,即国产GalGame究竟有没有必要像邻国那样不断地用巨乳、泳装甚至擦边球来吸引玩家的目光,但在这里我们所讨论的,是steam审核的标准不统一,以及越来越受限的平台。

SteamDB显示被ban的《樱花片落恋模样》

关于卡审核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而且也并非仅仅针对国产GalGame。就在不久前,拥有一系列知名日本GalGame版权的发行商StudioKanata被连续拒审,直接导致《樱花片落恋模样》、《晴霁之后定是菜花盛开的好天气》等等作品登陆steam的计划告吹12。由此可见,这种“无差别拒审”更像是一种唯心主义的随机行为,而作品一旦被“终审裁定”之后就绝无上诉可能的设定也让国产GalGame开发者感到无所适从13。《三色绘恋S》还可以通过前作《三色绘恋》所积累的人气与口碑来为自己的实体版以及后续作品开展一些营销活动(前文提到的投放广告也是其中之一),可其他作品又该如何去挽回已经造成的损失呢?

笔者也曾经和国产AVG的制作人探讨过相关的话题,对方对此也表示无奈,毕竟话语权不在自己手里,而作为开发商和发行商,在这样一个完完全全的卖方市场,steam没有留下任何商量和妥协的余地。这名制作人半开玩笑地说:“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们就回到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卖游戏的方式,刻成光碟,或者跟着机器卖一个一机一码的序列号。”

过去是回不去的,国产GalGame只能站在当下,望向未来。可“此路不通”的牌子依旧在风中矗立着,国产GalGame会在2021年和以后的日子里,找到新的出路吗?

(未完待续)



  1. Koraru. 如何评价B站入股猫之日(《泡沫冬景》开发商)?. 知乎. 2020-09-17.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1188784/answer/1478171281
  2. 机核.只卖6块钱的Galgame背后,谁在吃亏、谁在上当. 知乎.2017-09-26. https://zhuanlan.zhihu.com/p/29678274
  3. 似水流地. 三色绘恋S免费的背后:搅局者的下一步棋. bilibili. 2020-05-21.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152940/
  4. 情报姬. 轻文轻小说突然关站倒闭 ACGN的“N”真的做不起来吗. 游侠网. 2019-09-25. https://www.ali213.net/news/html/2019-9/455521.html
  5. 刺猬公社. 现实太苦了,少女们仍需要橙光游戏. 虎嗅. 2020-03-11. https://www.huxiu.com/article/344069.html
  6. 手游那点事. 《泡沫冬景》大卖后,旅人计划发了一款三国AVG,TapTap首测9分. 界面新闻. 2020-07-22.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4711114.html
  7. TapTap. 青箱. TapTap. 2020-07-10. https://www.taptap.com/app/194791
  8. MagicarpFJ. 心动网络宣布代理AVG新作《海沙风云》,宣传PV公开. VGtime游戏时光. 2020-10-14. https://www.vgtime.com/topic/1101246.jhtml
  9. 每日经济新闻. B站还是“披着弹幕外衣的游戏公司”? 2013年至今投资游戏公司近20家. 每经网. 2020-07-08. https://www.nbd.com.cn/articles/2020-07-08/1455092.html
  10. 冯颖星. B站凶猛:半年涨158%,不仅投资80+公司,还做起LP. 投中网. 2020-07-13. https://mp.weixin.qq.com/s/LWC61-xVoRKozQFepkj-pA
  11. B站退出上海漫魂文化股东,曾持股40%. NGA. 2020-06-30. https://nga.178.com/read.php?tid=22384893
  12. zilong0419. 【2020.12.9】《樱花片落恋模样》被BAN 现已无法购买. 其乐. 2020-12-09. https://keylol.com/t665475-1-1
  13. 绘恋GALGAME. 关于《三色绘恋S》被Steam拒审与可能延期的公告. 新浪微博. 2020-01-21.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63159732731949


文章评论

    琉夏 访客ChromeWindows
    10天 前   回复

    三色绘恋我也不喜欢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