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2, 2018

唐一风传(二):打击

图片来自摄影师jarmoluk,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在唐一风自己看来,他的人生在大学前都是单调且无聊的。因为始终安居于大兴安岭一隅,两侧的层峦叠嶂阻挡了唐一风的语录...

七月 22, 2018

唐一风传(二):打击

图片来自摄影师jarmoluk,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在唐一风自己看来,他的人生在大学前都是单调且无聊的。因为始终安居于大兴安岭一隅,两侧的层峦叠嶂阻挡了唐一风的语录...

七月 18, 2018

唐一风传(一):唐一风是谁

图片来自摄影师Michael Wuensch,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唐一风本来不叫唐一风。他有自己的名字,中文的,英文的,朝鲜语的。中英文的名字并不新鲜,朝鲜语就不一...

七月 17, 2018

就这一次,再也不折腾了

图片来自Public Co,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经过小半天的心理斗争,我觉得有必要把我这几天都在干什么给罗列出来,一是让我在之后万一出了什么幺蛾子至少还有迹可循,二...

七月 11, 2018

落魄江湖还载酒

图片来自摄影师fancycrave1,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如果要我从我国上下五千年的浩瀚历史长河中找到那么一两个能让我愿意拜会的古人,纳兰性德一定是其中一个。他的《...

七月 10, 2018

烟花会谢,笙歌会停

图片来自Free-photos,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这两天,很混乱。 首先网站重新搞起来了,算是功德一件,然后这个SSL证书弄得我焦头烂额,宝塔面板的一键部署只要一...

七月 8, 2018

South Pacific

图片来自Pexels,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这首音乐是昨天下午闲极无聊的时候写的,用的都是最常见最常见的和弦,因为懒索性直接用Garageband自带的loop了,额...

七月 6, 2018

关于新家

图片来自摄影师Mohamed Hassan,基于CC0 Creative Commons协议创作。 这个域名是在去年十月份买的,目的是为了写一些在论坛里不敢写的东西。QQ空间已经被我关了,简书发过一次...